Discuz! Board

搜索
查看: 5|回复: 0

幸福就在前面不远处

[复制链接]

3万

主题

3万

帖子

9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90968
发表于 2018-11-26 09:21:0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幸福就在前面不远处
      
   
    幸福就在前面不远处
    李草上学的时候,没有为自己前途负责的意识。和同学打闹,逃课,早恋,顶撞老师等等诸多抢眼的劣行她都赶先。她时常被老师揪上讲台批评,脸上一幅痛改前非的模样,其实心里得意的直笑。老师皱着眉:李草呀,李草。总有一天你会知道,后悔药是世界上最难吃的东西。李草在心里说,难吃的东西干吗要去吃呀,傻瓜才去吃后悔药。
    李草没有漂亮的脸蛋,没有漂亮的衣服,而成绩总算有几个考试不拉稀的傻子给托着垫不了底。李草是一颗小沙粒,是一滴小水滴,一不小心就被淹没了。所以,李草知道自己成不了太阳,成不了月亮,成不了珍珠,那就算是一颗玻璃球吧,李草还没把自己定位成一块石头,是因为石头不会发光。玻璃球还可以借着别的发光,就算借不着阳光,月光,借着灯光也能亮一下。明白了吧,李草为什么是一个令老师头疼的劣迹斑斑的学生了。李草就是不甘被埋没。任何事情努力了就会有结果,多年以后,有很多同学被遗忘了,唯独李草的名字生生的刻在老师同学们的脑海里。李草?于是如数家珍地说出她上学时的种种劣迹:给老师白衬衣背上甩蓝墨水,打掉早恋情敌一颗门牙,逃课去果园偷苹果,用苹果打的看园人的眼乌青。。。很多人都想知道她以后的故事。
    李草的小名就叫草,还是抱养她的那家女人给起的,说草贱好养,着了地就能活。李草因为娘把她送走三次很难过很生气,老是顶撞娘。有次,她就对她娘说,这世上没有换娘的,要不我早就把你换面瓜吃了。在他们村子里,人们经常用粮食换瓜换菜。气得她娘赤着一只脚拿着鞋赶着打她,娘俩围着村子转了三圈。李草就在村里出了名,都知道她要拿娘换瓜吃。
    李草的爹早在李草出生前六个月就离开了人世,娘就认准了她是个灾星。一出生就把她送了出去。是六姐又给要了回来,先后三次。最后差一点要不回来,邻村的那个没生孩子的女人愣是不给,六姐就撒泼骂人,把学来的婆娘们骂的粗野话都骂了出来:公鸡不打鸣,母鸡不下蛋,算什么鸟?不是驴不是马,就是一头大骡子!有本事自己生去。六姐长大以后非常文静,为了要回草,在她八岁那年像个小泼妇,用最粗野的话骂了三天街,把一辈子的粗话都骂完了。从那以后,六姐就再也没说过粗话。六姐抱着草进门被娘骂了一顿并将她的脑门狠狠地戳了两下。
    草有三个哥哥和六个姐姐,其中大姐,二姐和大哥不是娘生的。早在草出生前大姐就嫁了人,外甥和草同年,比草还大两个月。一个年近五十岁的寡妇带着九个孩子过日子有足够多的艰难让她腰酸腿疼,精疲力尽,这就是她照着六姐打骂的原因。虽然她从此没再在月黑的夜晚将草抱出去送人,却也没有精力去喂养这个给她增添负累的小生命。死活天定吧,她在心里说。
    八岁的六姐担起了喂养草的重任,八岁的六姐成了草的小母亲。三姐,四姐都在生产队里挣工分,五姐要做饭喂猪。六姐背着草,领着五岁的小哥打猪草,拾柴禾。六姐把地瓜,玉米面窝头嚼碎了口对口的喂草,草就这样顽强的活了下来。草长到六岁还尿炕,家里穷的好几个人盖一条被挤在大土炕上,六姐搂着草睡,觉到她尿炕了,就摸索着拔草挪到自己的枕头上,自己睡到草尿湿的地方。这些往事,在草成年以后,每次说起都眼泪汪汪。在草的女儿六岁的时候就能准确无误的讲述六姨和妈的故事北京看白癜风多少钱
    姐姐们相继出嫁,大哥娶了媳妇分家单过,二哥给人做了上门女婿。草跟小哥,娘就一直住在老屋里。草从没有怀疑过这就是她的家,是她生根,发芽,成长的家。但是在草十七岁那年,小哥结婚以后,草就感觉成了无根的浮萍。小哥婚后分家,把草的责任田但分了出来,窄窄长长的两垄庄稼让草感到了养活自己的责任和力量。这并没让草难过,十七岁的草粗胳膊壮腿的,早已是一个合格的庄稼把式。令草难过的事,小哥嫂不再容草和娘住在家里,要和大哥家轮着住。在村子里,这是很普遍的情况,婚后的儿子轮流养老人。由于娘体弱多病,两个哥哥都不愿意在自己家里住的时间长,商定一家住一月。于是草每月都用木板车拉着娘俩的锅碗被卷在两个哥哥家往返一次。在大哥家尤其难过,大哥不是娘生的,感情也疏远大嫂的脸总是在她们到来后及时晴转多云。草因此心情烦躁,总为些鸡毛蒜皮的是顶撞娘。娘也烦躁,骂草赖在娘家不走,还不快找个男人嫁掉。骂罢叹口气说,咱娘俩也别整天价怄气,好日子就在前头,耐着性子忍几天吧。草明白,所谓好日子,就是她嫁掉了,娘上天堂了。那日子就好了?草很茫然,朦胧中觉得总比现在好吧。
    娘总要上天堂的,草总要嫁掉的,可是谁先谁后的事没定夺好,娘就先走了,娘说她熬不住了,她想爹了。娘还说,你也别怨天怨地的,我把你送人的时候早就料到今天了。我生你的时候都四十九了,能陪到你十七就尽了力了,你也不缺胳膊少腿的,饿不死。好日子就在前头,自己奔去吧。
    草没料到娘的离去会令她这么难过,想想这么多年来,因为娘把自己当成小狗小猫一样三次送出家门,心里一直自悲自怜的,疙疙瘩瘩和娘吵闹,怄气。她想起上学的时候老师说她的脑袋是榆木疙瘩做的,当时还在心里不服气,这会儿明白了。天底下的娘那又不爱自己孩子的?!这么简单的道理竟让李草十七年没想明白,临了,还是娘告诉她的。李草不后悔,她还清楚地记得老师说过后悔药是世界上最难吃的。她只觉得自己真是笨,她告诫自己以后事情要往明白里想。娘已经走了,没人再点化她了,她得靠自己。
    娘刚走的时候,李草一点也不怀疑小哥眼泪的真诚,她知道血浓于水,灰热于土。小哥说,草,你就在家住,别去大哥家了。在怎么着,咱是一棵秧上结的瓜。
    草是个勤快的姑娘,家里地里小牛犊似的干。小嫂生了孩子以后,草几乎包揽了全部的家务。这么多年来,草对家满腹怨气,似乎要把这些年来对家欠缺的爱补回来。草的心情非常好,她又想明白一件事:付出爱能得到很多快乐,想让别人不痛快的人自己也不会痛快。
    草的好心情持续到这年年底。年底哥和嫂商量着办年货,哥说给草点钱让她买点衣服穿,十八九岁的大姑娘也该打扮打扮了。白癜风的治愈嫂子不同意,说有养老的,可没养小的。她也不是就你一个哥,吃住这大半年了,别人不是也没吭声的。嫂子的话高亢尖刻,像刀子在草的心上左划右划。草在自己家里竟过出了寄人篱下的味来。最后,小嫂用典型泼妇的尖叫哭骂换得小哥两记响亮的耳光。草在嫂子和侄子哭叫二重唱的伴奏下离开了家。
    草能去的地方是六姐家。六姐嫁到十里地以外的一个村子,到姐家时已经傍黑。草进门就扑到姐的怀里鼻涕眼泪抹了姐一前襟。姐夫在一边说,唉,忍一忍吧,转年有合适的就嫁人了。姐姐还和婆婆住一起,晚上,姐夫抱着被子到老娘屋睡,草就跟姐睡一屋。姐俩说了大半夜的话,想不出别的办法,就是嫁人。天亮就是年三十了,已有稀疏的鞭炮声在迎接新年了。姐的婆婆说,让孩她小姨回吧,明天就是年了。没出门的姑娘也不好在别人家过年。草知道事情要往明白里做,不能叫姐姐为难,就离开姐家。姐一直送出老大一段路,眼泪流了抹,抹了流的。姐说,草,当初,要不是我强把你抱回来,大概也到不了今天这地步。你要恨,别恨别人,就恨六姐。草笑着,眼里的泪簌簌地往下掉着:姐,说啥话呢。姐一再叮咛:万事往宽里想,只要活着就有路走。眼看着就挨着好日子了。草知道有句话被很多人说过:冬天来到了,春天还会远吗?姐小学毕业不会说,可意思是一样。
    草在枝子的小屋里听“北方的狼”,声音很高,反反复复的吼了一下午。其间枝子到堂屋里拿了两次瓜子和苹果。枝子和草一块长大,上学时两个人是死党。草不漂亮,脸太大,眼太小,鼻子扁平,嘴巴太大,一笑,绝对看不见眼球,而嘴角都快挂到耳朵上去了。枝子眼睛也小,但是白癜风晚期能治愈吗嘴巴不大,却长了两颗兔牙,无论冬夏都合不拢嘴。俩人半斤对八两,常拿对方的嘴巴来互相取笑。草叫枝子兔子,枝子叫草青蛙。这是年初三,草从早上就来了,上午两个人在堂屋里看电视嗑瓜子,午饭后就到枝子的小屋里听录音机。枝子也为草的事愁肠百结。枝子爹娘带着妹妹走亲戚去了,傍晚的时候回家,枝子娘见草还在,知道她一天没回家。枝子娘有些不高兴对草说:草妮,你娘死了还不满周年呢,你啥高兴的,放的喇叭这么响。那是在1985年,农村人管收音机,录音机都叫喇叭。枝子的爹在矿上挖煤,家庭比较好,村里有录音机电视机的没几户。枝子娘心疼电钱呢。娘死了,就不能高兴?可草这不是高兴,是难过,非常!是啊,娘活着的时候,哭叫笑闹由着她,还觉得自己苦海无边呢。李草呀,李草,榆木疙瘩!李草在心理狠狠地骂自己。草已经决定了跟枝子到镇上学理发,枝子的表姐两口子在镇上开理发店。
    李草到底没学成,人家不管吃住。枝子每天都买火烧两个人一起吃,但是再好的朋友也不行。不久,李草就到城里一个小饭店去了,那里管吃住,一月还有四十元钱的工资。李草心情好了许多。从那以后李草没再回过家。枝子告诉她,小哥小嫂打听她要她回家,小嫂带着孩子家里地里累得不行。李草听后大笑,笑着笑着泪就簌簌地往下落。这是李草回镇上看枝子的时候的事,李草给枝子买了条纱巾。
    枝子是在1989年严打时被抓得,卖淫罪。草其时已是毛巾厂的一名纺织工,白围兜,白套袖,白帽子衬的整个人秀气了不少。李草已经感觉到离好日子近了,娘说得不错,好日子就在前面。李草听说枝子被抓的时候,身上直起鸡皮疙瘩。她不敢想象如果她一直跟枝子在一起会怎么样。在去看枝子的路上,李草就觉得枝子比自己还笨,就那模样还卖淫?!跟猪八戒他妹妹似得还干那营生!怎么活不明白?
    枝子看到李草哭的肩膀一缩一缩的,两颗兔牙支得上嘴唇像屋檐。李草皱着眉想,乖乖,这模样竟也能招男人。老天爷把别的路都给堵死了吗?李草问。枝子只是一个劲的哭,鼻涕一把泪一把。李草宽慰枝子,万事往宽里想,心宽路宽。这是姐姐的话,从李草嘴里说出来,李草感到这话简直就是一句真理。老百姓有着无穷的智慧,这与读书多少无关。
    李草看枝子回来觉得自己的生活简直就是很幸福了,原来,幸福离自己这么近。在厂里,一个月有九十多块钱的工资,有公用浴池,食堂的饭也好,馒头一角钱一个,菜三角钱一份,每周发一次电影票。。。。哇哇哇,幸福这么近,一伸胳膊就搂进怀里了。这份幸福并没有持续很久。两周后的一个中班,下班后,李草走到大门口随手把包挂在一辆自行车把上,就拿了卫生纸去厕所。那时,还没有卫生巾,都是把卫生纸叠成长条垫着,透的快。所以来了月经就得频繁的上厕所换纸。李草每次来月经,量都非常大。从厂到宿舍虽然只有三千米不到,李草还是怕坚持不到。李草出来,本班的人已经走得差不多了。李草随手拿起自己的包就往外走,门卫拦住她要检查。中班是夜里十二点下班,有很多趁黑偷毛巾的。所以,中班查也特别严。李草从来没偷过,她没有家,她都把厂子当成自己的家来爱了。厂门口墙上漆红的大字“爱厂如家”觉得就是对她说的。厂里过节分大米,分油,分苹果,分月饼,过年份毛巾被,毛北京有没有专业看白癜风的医院巾。那些偷厂里东西的人简直没良心,李草这么认为。李草很自信,很坦然,包里无非就是卫生纸和饭盒。当门卫从包里拿出毛巾的时候,李草惊得差点晕过去。什么叫跳进黄河洗不清?这就是。李草觉得上学时解不透得的些话现在竟理解的透心透肺的。这样看来,这社会就是一所大学校,生活就是位好老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都市网 | 服务条款 | 开放平台 | 广告服务 | 商务洽谈 | 都市网招聘 | 都市网公益 | 客服中心 | 网站导航 | 版权所有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Comsenz Inc. ( 琼ICP备13002347号-2海南感恩在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 2001-2013 Comsenz Inc.    Powered by Weekend Design Discuz! X3.2

GMT+8, 2018-12-16 21:56 , Processed in 0.103998 second(s), 21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